双姝羨鱼

三国相关,杂食博爱
小姜本命,男神一堆
文笔辣鸡,情节小白
码字拖延,填坑无期

非常非常艰难的时刻。我该怎么面对已经错过整个一轮复习的半个高三啊😂

小姜你可不可以借一点点坚强和魄力给我?

我的妈......想上他!怎么可以这么撩!比一大钵酸汤肥牛还要撩!

曾经沧海难为水,

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只是怕再也没有力气登顶巫山,

只是怕再也没有精力奔涉海岸。

山还在那里,海也还在那里。

远啊!

可我还是要去爬山看海呀。


爬山的人很多,

其实并不缺我一个;

看海的人很多,

其实并不缺我一个。

可我还是要去爬山看海呀。


登山则情满于山,

观海则情溢于海。

北有山海,心驰神往矣。

韶华尚待,大块胜极。

以是回车,之之。

既即,由不已。

【维广维】敢约来世(四)

邓艾欲回军景谷道,渡了阴平径袭成都。 
这是个极悬的法子。与姜维数日相持不下,钟会便不止一次地往阴平方向动念头,却终究未曾将此事细思—— 
一来此向行军,沿途有断崖绝壁数百里,时时不去殒身之险,损兵之患;再尔莫说帐下诸将,便是钟会自己率兵,抛了镇守之责不提,也少不得许多顾虑心悸。重峦叠嶂横亘眼前,直叫看惯中原平川的魏军望而生畏。 
无将可谴,便无计可施。 
此刻邓艾倒是主动请命。 
虽说与邓艾一直不对付,钟会也不得不承认:自己率大军留在剑阁拖住姜维,由邓艾领前锋走阴平,已是现下最好的计略。也是唯一尚可搏得一线生机的计略了。 
邓艾磕磕巴巴地领了命,昂首阔步走出大帐。 
钟会俯身拾起刚刚被他随手丢在一旁的卷册,重新坐下,心情倒也随之安定了几分。 
一处钟会掂量着邓艾此行成败,然而邓艾其人究竟如何结果,钟会倒是不甚在意,只留神思索往后的应措。别一处邓艾领了三千前锋,翻身上马,心中却又是另一番计较,“将……将士们,我决……决意渡阴……平。”邓艾凝视着列队整齐的兵士们,“破……破蜀立功,就……在今……朝!” 
邓艾说话不流利,故而漫长,却在那些早露怯意的将士们心头搭起了一张徐徐拉开的弓——他们随着粮草的消耗而不断消磨去的信心与勇气于此刻归来。无形的弓弦张到了最满,魏军眼中似乎摇曳着凶狠而坚定的火苗。 
“可,愿,随,我?”邓艾放缓了语速。回应他的是三千膝甲齐齐叩地的声音。 
 
 
 
 
胯下马匹四蹄生风,踏过迢迢山关水道,载着赵广飞奔去已经遥遥在望的成都。 
赵广抄了近道。 
年轻的时候,赵广无数次走过这条小路。和父亲,和大哥,和伯约,和他的爱驹。 
后来赵广随着姜维出兵伐魏,很多年没有再走过这条路。如今路径两侧枯草已能没膝。 
寒风凛冽,叫嚣着、狂呼着,扑身直追被赵广抛在身后的山木而去。 
又是一冬啊。 
曾经陪着赵广走过这条路的人大都沉睡在了那样的枯草下面。连他的爱驹也永远地留在了疆川口冰冷的沙石上。 
只剩下姜伯约了。 
轻快的马蹄声不绝于耳,年少旧事不由转上心头。 
 
天将将打黑,寒风狂躁得与现下如出一辙,两个少年共乘一骑,走的也是这一道。贪玩误了时辰,眼见要关城门。认得路的赵广在前,不住催马快行。 
时蹄铃阵阵,袍袖猎猎,两侧草木的暗影飞掠而退。赵广急得不行,只怕回家挨爹骂。身后的姜维倒是笑的一脸无所谓,双手很随意地扶住赵广的腰。 
“阿广呀,还好是有你。” 
 
 
 
 
还好是有你。 
伯约。 
赵广抬起依旧有些无力的右手,勉强摁住胸膛。他的心脏还在胸腔中有力地跳动,掌下却惟余一片亡故般的平静——一折奏章掖在衣袍里,安静地贴在胸前。 
城门近在眼前了。

赵广又一次提了提精神,纵马进城。

今天上午八百体测,然而我被舍友锁在了屋里😳
……我好气喔😭

与基友日常抽风😂讲真,要高考中招的孩子们不要看😂

东北真的可冷了,天津雾霾真的可严重了😂我老有种羽化登仙的错觉【doge

附上土豆粉一样的米线٩(๑❛ᴗ❛๑)۶

中考完来摸鱼报社

对应上回月考前摸的鱼,设定是姜维复国成功以后。 
微姜钟,然而不要脸打tag
人物情节非常严重的ooc,慎入 
拒绝人参公鸡😳 
 
 
 
 
 
那一年长安大雪。 
姜维把兵符托在掌中呈给刘禅的时候,后者眼中明明白白地流露出失措和惶恐。 
“你不能走!伯约!”刘禅忙不迭上前几步,踏得脚下积雪咯吱作响。鬓发夹白的皇帝伸手握住姜维的腕子,声音激动得发抖:“卿不在朝中,朕不知如何……” 
刘禅颓然收住话头。他怎会不知,能够真正劝住姜伯约的人都早已离了世间。自己为君,坐拥天下,却也还是留不住这样一位去意已决的臣。 
果然。姜维似是早有预料,从容不迫地回撤一步,广袖覆地,于皑皑素雪中深深一叩首。 
“陛下,天下大势落定,再无须连年征伐。臣自知年侵力微,徒蒙矜遇,甚为惭愧。” 
刘禅亲自扶了姜维起身,内侍们都远远站着不敢近前。君臣二人半晌相视无言,只任乱雪覆上他们早已不再乌亮的发。 
“伯约之后,何人可以接掌兵权?” 
枝上白雪又添一重,刘禅终于听见自己的声音。 
无可奈何地妥协。 
但姜维只是递出兵符,“臣既致仕,不当妄议国事。” 
满朝文武新晋,皆天下英俊,何况新君并非无能。兵权交接之事本无须旁人多言。 
姜维自认并非弃恶权誉的隐士。只是天下安定,朝中无处可立为乱世而生的姜伯约。 
当归罢。 
 
 
直到姜维谢恩离去。内侍们这才上前为刘禅重新撑起伞。 
隔了纷乱的风雪,刘禅望着姜维的背影出神。 
建兴十二年的春天,锦城花雨竟似今日长安飞雪。他的相父双目含着殷切的期待冲他一叩首,缓步迈出朝堂。 
花影雪沫忽地交叠,姜维挺拔的身形如相父一般淡入了风雪。可此时刘公嗣再也不是那个偷偷逗着蛐蛐儿的无忧少年。 
刘禅学着姜维的样子,悄悄挺直了腰板。 
一阵乱风卷得地上碎雪又起半空。姜维行至宫门,却停住了步伐。 
刘禅慌忙向前追了几步。但见姜维的唇瓣轻轻启合,却掷地有声:“陛下,只余姜伯约三寸气在,也愿守得这片河山再无狼烟。” 
朱色宫门外,景耀炎汉的最后一位臣子郑重地展袖一拜。 
 
 
顺理成章接掌兵权的是曾经的卫将军,人至中年,眼睛里却时常闪烁着少年人的活气。老一些的臣民都说,他多像那位终结乱世的大将军姜维啊。 
然百姓们口中一生传奇的姜伯约,却于长安雪霁时候,收拾行装悠然离去。 
姜维没有带走许多年前季汉丞相送给自己的琴,也没有带走陪伴自己南征北伐大半生的绿沉枪。仅仅佩了一口薄剑于腰侧。 
外头寒意正紧,姜维想了想,转身回府想再添几件衣物。 
姜维一向不怎么在衣装上花心思,箱柜很快便见了底,一件蜀锦大氅露出来。翠色明妍,与屋外雪景成强烈对比。 
指尖触及其上水纹,陈年的记忆如细流般汇入姜维的脑海。 
“蜀地冬季温和,到了洛阳确是极冷的。” 
“蜀锦名扬天下,怎地兄长自个儿倒不穿了?” 
“喏,这大氅用的料子是会亲自挑的,留到我们打回洛阳的时候御寒。兄长可不能不收下。” 
 
 
虽然搁置了几个年头,大氅的御寒效果却不减,蜀锦也依旧鲜丽。姜维把它携出来,在手中掂了掂,抖开披在身上,让它包裹住自己的身体。 
本是不知去往何方,如今却有了主意。 
最后回望了一眼自己落锁的府邸,姜维策马离开了晶莹覆雪的长安。 
 
 
趁着冬日人稀,姜维登顶峨眉。回身望下去,天地都交汇成白茫茫一片。万物隐埋在雪中,仿佛这世上只剩下他一个人。山顶风也大,冲得衣袍猎猎。 
姜维束紧大氅,竟不期然生出几分飞升的意念来。浩浩河山之下,那些曾经凭借一腔孤勇闯出的功绩忽尔显得微渺异常。 
或许当日果与钟士季共游此峰,便不会有那之后的一系列变故也未可知。只是世上要多了两个闲人罢。 
姜维突然挺想笑自己的,早就翻章的往事,想它做甚呢。 
不过姜伯约好像是有些想钟士季了。 
 
 
后来姜维又访览了不少地方,有他从未见过的景致,也有他行军时候曾路过的故地。 
偶有一日姜维于一不知名的湖河上泛舟,两岸景致入眼化为旧相识,却又不相知。姜维兴致忽来,想要抚琴,迟了片刻才忆起他唯一拥有的一把琴已经被他锁在了旧府邸里。 
那便作罢了。 
想起自己的琴,又忆起丞相、忆起那些恍若隔世的年少旧事。于是姜维以马代舟朝着锦城而去。 
 
 
某日清晨途经一城,繁华胜过他处,陌生却又无端亲切。 
抬头一看匾额,姜维这才发现自己于无知无觉中来到了洛阳。 
姜维牵马漫步进城。 
街市上往来行人还不算太多,却也有不少店家已经开始张罗摊铺。 
姜维正悠闲自在地逛着,就听见有个声音冲他叫喝着:“哎哎!那边那位老先生,一看就是识货的!来来跟大伙儿说说,看我是不是诓他们喽?” 
姜维下意识地一扭头,围成一团的人群让开个缺口,十几双眼睛正注视着他。 
好像是个卖书画的摊子,摊主站在人群当中,双手高举其中一幅,“来,给您瞅瞅!” 
姜维随意扫了一眼,心头微微一震——他对洛阳城的亲切感,源头可是在此? 
姜伯约自己作的《蒲元别传》。可是姜伯约写不出那么漂亮的字。 
落笔从容,笔墨逸致飘然,却不失其筋骨,字里行间其凌云之志可见矣。 
姜维一行行阅着早已模糊在记忆中的《蒲元别传》。睹其手迹如思故人。 
“确为上作,”姜维静静地抚过泛黄的薄宣,“可惜我买不起。” 
围观百姓里倒有几个富家人,见姜维眉目英气、气质举止言谈皆不凡,便不再怀疑,已有一两人开口问价。 
朝阳悄悄地往半空爬。 
该继续前行了。 
 
 
耳畔熙攘人声不绝。 
晨光熹微,恍恍然似有谁越过时流冲他微笑。一身华服,双手把盏,春风得意。 
姜维打马过长街。 
洛阳城中尽着繁花,春光韶华正好。那人的音容笑貌忽地一一浮上心间。 
“伯约,大事已成。” 
“会要与君共踞这天下。”

【维广维】敢约来世(三)

钟会端坐帐中,手持着一卷书,好一派气定神闲,仿佛剑阁已是囊中之物。可是他的目光已经半晌未从那一行文上挪动了。不时叩在案上的指节出卖了钟会心中烦急的情绪。 
粮草尚可撑些时日,只是后方输送已然受到地势阻扰,效率颇为低下。想当初姜维北伐,屡次吃尽粮耗之苦,真真是风水轮流转——如今也竟轮到魏军一尝其中滋味了。 
剑阁自有天险难克,何况如今姜维坚守不出,想要强攻何其艰难!然就此回撤,且不提破蜀大功不成,钟会心有不甘;倘姜维乘势追击——姜维一定会的,两军却要形势大转,等待钟会的便是覆灭之灾。 
进不能,退不得。钟会倒是绊住了姜维,同时却也被对方卡在了剑门关。 
姜维。钟会暗暗咬牙,翻来覆去带点儿狠劲儿地将这个名字在齿间嚼个透烂。 
没错,现如今唯一挡在他钟会入蜀立功路上的,不过只剩下一个磐石般坚毅的姜维。欲取剑阁,首要还是调开姜维—— 
“征西将军到了!”帐外忽有一卒传报。 
邓艾下了沓中,自是神清气爽地来见钟会。 
因着诸葛绪一事,两人有隙在先,加之钟会从来不屑与邓艾之属为伍,此日一见,不待言语,帐中气氛已冷三分。 
邓艾途中便闻钟会吃瘪,这会子不由心情大好,何况心中早有计较,当下便磕磕巴巴地挪揶道:“某早劝……劝将军,伐蜀……之事难……难为,今……今日观来,将军竟……有……这般能……能耐……怎地不集兵……攻……攻下剑阁——” 
钟会睨眼冷笑着打断邓艾,“不瞒邓将军,会度剑阁难下,欲班师回朝,将军胆识过人,便以将军打末断后,将军意下如何啊?” 
邓艾本来说话不利索,遇上钟会又是个能言会道的主儿,于是见好就收——毕竟讨蜀才是眼下最要紧的头事,待到粮草耗尽,后果不堪设想。 
邓艾随钟会走到案前,立即着眼于摊开的地形图上,不多时便并了两指向图上一磕。 
钟会眼中精锐一现,这回邓艾与自己想到一处了—— 
“须得再奏陛下,阴平小道,容不得大意。” 
剑阁之上,姜维一脚踏岩,衬着膝匆匆收笔。 
目送驿使催马远去,姜维徐徐吐了口气,心中的不安却愈发高涨,一浪盖过一浪压来。 
姜维巡行一周回到帐中,已经有人候着——“主子,小儿没能找到赵将军的遗骸,他只传信儿说看见了将军的枪,拔不出来。” 
见姜维背身负手无言,那人立刻道:“属下这就带人回去再找,至少把枪带回来。指不准赵将军没有牺牲呢。” 
“站住。” 
那人就要迈出帐去,姜维沉声一喝。 
“不必了。你还下去守关吧。” 
“到此为止。” 
姜维缓缓回身,一如往常肃穆冷冽,面上不悲不喜。只是微微抬高了头。 
 
 
 
 
魏军探子绊了马,一刀结了驿使性命,探身去搜姜维的奏书。不妨身后明光划过,柔软的喉管登时被撕裂,四溅的血珠渗进松疏的泥土中。 
看起来骇人,可于此时此地,流血殒命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。 
头戴破斗笠的先生缓步上前,握剑的右手剧烈颤抖着,几乎不能收剑回鞘。方才一击,已经使光了他一路攒下的力气。 
先生用左手摸出奏书,而后咬牙将已经死去的驿使拖到道边的从中,起身欲走,忽又想起何事一般蹲下,右手颤抖地捻起一撮碎土覆于其躯。 
权当葬了吧。 
做完这事,先生飞身上马,左手持缰,策马疾行。 
行了好远,先生又自马上回身——此时能看见远远的剑门关上,一面旌旗不屈地迎着寒风舒展身躯。上书铁骨铮铮一个“姜”字。 
斗笠上的巾纱被扑面而来的大风掀起。其下的男子眼眶微红,一道长疤横贯侧颊。 
空荡的山路上,孤零零的马蹄声愈为紧促,径奔锦城去。 
伯约,我回来了。

前段时间被虐的转战现架青春校园文,然而冷静下来又打算回归史向(保证不弃之前的坑)。可是暂时没有脑洞了神烦😭被专业课虐得文思枯竭😭
大脑!我要写东西不要拦我!

【维广维】敢约来世(二)

崎岖的小道上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不多时便转出来个扎俩小辫儿的娃娃,约莫七八岁大小,手里还艰难地拖拽着一个筐子——虽然用的都是枯脆的条藤,却没有过多磨损痕迹,俨然是新成的。 
此番魏军举重兵来犯,季汉尚有生力一战的军队已全部投入防守中去,疆川口几日前激战留下的残局无人拾理。只能任忠士的骸骨扑倒在烂泥扬灰中,一腔热血尽数流净,最终冷却凝涸在支离破碎的故土上。 
偶有一两只老鸦飞掠而下,贪婪的小眼睛里闪烁着觅得食物的狂喜。 
漫地的血骸,饶是年轻的兵卒看了也要心悸不已。可是小娃娃却不怕。 
他拖着筐子一路走、一路停。不时弯腰将手探进筐里,再高高挥向空中。便有在日光下如浮尘般细薄的颗粒纷扬覆上将士们冰冷的残骸——是故乡的一抔黄土沙。 
那孩子只顾着扭头捧沙土,冷不防正面撞上个人。 
孩子不怕尸骸,却被活人吓得“哇呀”一声叫嚷。 
被撞上的那人披戴一顶破烂的斗笠,心下也有些许惊异——漫山遍野的横尸,成人尚不敢来,不想一个孩子竟有如此胆量。 
孩子倒是早早冷静下来,冲着对方像模像样地作了个揖,忙不迭地道歉:“先生莫气,我不对,我不好。” 
斗笠下那人一阵笑:“我没怪你嘛。”末了帮孩子扶正方才有些歪倒的筐子,“小娃娃倒是胆子大啊。” 
那孩子又撒了一把土,“有啥好怕的嘛,还有我们村的叔伯嘞。” 
“那还有你不认得的呀!”戴斗笠的先生故意压低声音。 
“他们都是杀坏蛋的,我不怕。” 
“我爹让我一个人来。我正想找人帮我一个忙,可巧碰见先生。” 
孩子手上忙活着,见人家好相处,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,叽叽喳喳好一阵子忽地眼前一亮,伸手一指——“哎,瞅着了!先生,你能把那个拔出来不?” 
所指正是那一杆先前被赵广掷出的涯角枪。 
斗笠先生立刻连连摇头,回答的也爽快:“不能。” 
孩子不依,小手使劲儿推搡他,“先生你试试嘛你试试嘛!” 
“好好好。”斗笠先生拗不过,只好应着上前去,抖抖袖子,腾出两只手握住涯角枪。 
初时先生只是身体后倾,用力拔枪。再到后时,竟是右臂止不住地颤抖,力道自然卸去了一大半。 
涯角枪纹丝不动。 
“算了算了,看来这枪究竟只有他的主人能拔得出来了。”孩子有些丧气地跑过去,扯扯那人的衣袖。 
“先生,今日差不多了,我就准备回去了。” 
先生退回来,沉沉地“嗯”了一声,再也没讲一句话。 
孩子浑然不觉地挥挥手:“先生再会!” 
拎着已然把重量卸下来的筐子,孩子蹦蹦跳跳往回走,不时扭头冲着依旧立在原地的先生咧嘴笑。 
再回头已经快看不见先生的身影。却忽听得一声高喝:“小娃娃!你知道沓中的大将军姜维现在去哪儿了吗?” 
正是戴斗笠的先生隔了老远在问话。 
可是孩子半晌没回应。 
先生便扭身向另一侧走去。 
正是此时,遥远的地方传来孩子悠悠的吆喊—— 
“剑——” 
“阁——” 
凉风带过一只叶哨的歌儿,鸟翼击空的声音好似回应。 
先生走得飞快,离了这片洒满鲜血与黄土的川道远去。 
只余那杆涯角枪孤零零立在漫地残骨正中。 
那枪曾经随着它的主人共同开创一片锦绣河山。如今无言地注视着亲手拥起的王朝衰落。只是再无人携它御敌。
夜色渐临,周边山丘默默地抱合了绵延的双臂,疲惫却温柔地让她的儿子们沉睡在自己的臂弯里。 
 
 
 
 
其实这个斗笠先生……我不说大家都知道他是谁。 
嗯,已经偏离历史了,虽然最终会走回去😂